• Facebook
  • RSS Feed

2014年4月22日 星期二

四月十一日,學運風光退場的隔天,立法院旁,曾滿布青島東路與濟南路的塗鴉、訴求全部消失,乾淨得讓前三周的喧擾如同一場夢,然而,卻還有人依舊坐在立法 院的正門。中山南路這一側,鐵門已經重新拉起,警察站在內部,面無表情地看著外頭人數顯然過少的阿伯、阿姨、阿公、阿嬤。短暫屬於「直接民意」的廣場,再次回到「代議士」的手中。

2014年4月15日 星期二

濟南路臨時架起的小螢幕中,高掛的布條寫著吸睛的「賤民解放區」,播放著來自二十四年前野百合學運的影像:青澀的學生在自由廣場靜坐,抗議萬年國代。他們在城市四處噴漆,向媒體和政府表達不滿;也在夜裡討論著如何抗爭、如何溝通,每一個決策都經過全體決定。

2014年4月9日 星期三


攝影/林俊耀

太陽花學運還沒結束,突然傳來《破報》停刊的消息,這個總是象徵反抗、非主流之聲的媒體,卻在此刻戛然而止,讓許多吸收《破報》養分而生的街頭運動者難以置信。「這時機挺好的吧?」《破報》總編輯黃孫權說,「它誕生在運動之後、結束在運動之前,而且,現場的年輕人已經有能力做自己的媒體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