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Facebook
  • RSS Feed

2014年4月22日 星期二

【人物】蔡丁貴:小台獨讓老台獨燃起希望

沒有留言:
 
四月十一日,學運風光退場的隔天,立法院旁,曾滿布青島東路與濟南路的塗鴉、訴求全部消失,乾淨得讓前三周的喧擾如同一場夢,然而,卻還有人依舊坐在立法 院的正門。中山南路這一側,鐵門已經重新拉起,警察站在內部,面無表情地看著外頭人數顯然過少的阿伯、阿姨、阿公、阿嬤。短暫屬於「直接民意」的廣場,再次回到「代議士」的手中。


「伊一定唔甘願,」六十八歲的葉大哥,公投護台灣聯盟的志願參與者之一,用流利的台語說道,「阮就等伊回來,伊一定唔甘願啦!」葉大哥口中的「伊」,是公投盟的總召集人——蔡丁貴。

談主張
「其實想透了,所有的問題都與台獨有關」


就在清晨,他們方才狼狽地打了一仗。原先說不會驅離的警察,從立法院內部向外包圍廣場上的群眾,把靜坐的人一一抬出,許多阿公、阿嬤手上還捧著熱湯,就被抬走。蔡丁貴多次激動衝向車道,與車擦撞,隨即被送到台大醫院急診室。

於是,當日的新聞以「蔡丁貴以死明志」、「殉國未遂」為標題,斗大地為退場的學運再造一波震撼。過了兩天,蔡丁貴向醫院告假,再次來到群眾面前,他說,「我 不是要尋死啦,只是要癱瘓交通!」教授的回歸,讓公投盟成員像是再次找到凝聚力量,「我要活著,看到台灣獨立建國那一天。」

蔡丁貴,出生於高雄蚵仔寮,美國康乃爾博士、台大土木工程系教授,二○○八年成立「公投護台灣聯盟」,為了台灣獨立建國理念,率領群眾長期在街頭靜坐;而假日在西門町街頭舉著 「台灣獨立」的沉默大旗隊,也來自這裡。做事總是親力親為,校長兼撞鐘,誠懇的態度影響很多人。而讓學運一夕之間傳遍全台的衝撞立法院行動,其實是他們五 年多來一直在做的事。

占領立法院那一夜,蔡丁貴說,自己被分配到的「任務」,是堅守中山南路正門。而後來陸陸續續來的學生,卻都往濟南路、青島東 路跑,甚至出現了「公投盟收割」這樣難聽的字眼。蔡丁貴只淡淡表示,「我們的政治主張比較強烈,加上台灣人從小就被教育『台獨是大逆不道的事』;但其實你 想透了,就會發現所有的問題,都與台獨有關。」

談退場
「王金平的口頭承諾太空洞」


占領立法院、攻占行政院的行動,蔡丁貴都參與其中,「學生都派不同的人來問我的意見,用一個『通關密語』讓我知道他們是自己人。」他提到,其實過去與學生並沒有直接來往,可能是知道公投盟長期都在這裡,來請教一些行動方案的可能性。

「我們的觀念是,成功不必在我,但是成功不能沒有我。」成為學生後盾的蔡丁貴,卻沒有參與到任何一場有關退場的討論,他說,「我知道的時候,就已經在開記者會了。」

「聽到的時候當然有點錯愕,我們覺得很可惜,想要留下來。反正學生的訴求是退出議場,不是結束運動,我們就繼續留在廣場。」蔡丁貴說,「難得這次時間拉得很 長,聚集了這麼多民意、討論的深度也是史無前例;如果大家都走了,意見要再次聚集,就很困難。」他還提到,政府根本就沒做出實質回應,「王金平的口頭承諾太空洞了!」

當時,中正一分局已經發出聲明,要沒收公投盟原先已經申請到十九日的路權,並以多次集會違法為由,禁止公投盟再次申請。蔡丁貴還說,「不會啦!台灣是法治的國家,如果他說了就算,豈不是回到戒嚴時代?」而十一日清晨的強制驅離,擊潰了蔡丁貴對政府僅存的一點信任。

談理念
「放棄了什麼都沒有,不放棄,就還有機會」


許多人是到蔡丁貴的這一「撞」,才明白學運背後有這樣的團體存在。二十幾天來的路權,其實都是公投盟志工每天清晨就去排隊申請,一天三萬元的保證金,四十五天後才能歸還,是一筆有龐大壓力的周轉金。

公投盟的財源,主要來自捐款。一個月十萬到二十萬元的支出,除了活動中擺放的捐款箱,蔡丁貴每年親赴美國,至各地的台灣同鄉會向台僑募款,「碰到快斷炊的時 候就去一趟,每年去一次,可以再撐兩、三個月。」再加上每年十月底的募款餐會,一次大約可募得一百萬元,「有時候多、有時候少,一年一年就這樣過去。」

「很多人會勸我啊,我們幹嘛這麼堅持?」蔡丁貴停頓了良久,笑了出來,「應該說,我們樂在其中,因為這是有意義的事情。」他的眼神非常堅定,「放棄了什麼都沒有,不放棄,就還有機會啊!」

不管何時,他們始終在這,守護著他們認為所有台灣人都應該要自己守護的東西。

「就因為公投盟的立場比較強烈,碰到很多議題想要聲援,人家甚至不讓我們加入。」他無奈地說,「但沒關係,我們就在後面默默守護大家。」蔡丁貴也提到公投盟在這次學運的付出,「反正只要理念相同,能幫得上忙,我們就盡量幫。」

蔡丁貴說,這次的學運,除了是年輕世代的力量,也為老一輩的人帶來一股新興活水,「過去我們上街頭,期望台獨、期望民主,也期望有一個可以捍衛民主的政黨。 民進黨從成立到執政,坦白說,他們都讓這些老前輩們失望了。」縱使有理想,歲月卻不饒人,「他們真的開始有點疲倦,力不從心。」

談未來
若再無社會捐款「錢用光了,我們就退」

「這一次學運,連我都沒有想到最後規模演變成這麼大。」蔡丁貴笑說,「因為我沒有信心啦!沒想到年輕人真的做到了。」他提到,很多老年人都覺得公投盟的力量不夠,期盼有新的年輕人可以帶動,「這些小台獨,讓老台獨燃起了希望,有了再次走上街頭的動力。」

「在這裡的阿伯、阿姨,都是希望台灣可以更好。」蔡丁貴說,「這些人大部分都是早年就參與社會運動,年輕時所追求的理想沒有完成。他們也幾乎都是基層的民眾,在整個社會階級上算是經濟弱勢,沒有光鮮亮麗的外表,可能這樣比較吸引不了年輕人吧!」

被譏笑不合時宜,老台獨的腳步走得愈來愈慢,卻在以學生為主的運動中,找到了繼續下去的力量,雖然,年輕的世代從來不曾回頭。

除了救扁、推翻中華民國流亡政府,蔡丁貴也感性地談到自己的退場機制:「當社會捐款慢慢消失,就表示大眾對我們的表現、主張不認同,錢用光了,我們就退。」

為了癱瘓交通而衝去擋車,對蔡丁貴來說也並非第一次。公投盟的每一句口號,都有著「身體健康」,顯現這絕對不是賤視生命,而是早已覺悟的堅定決心。這分覺悟,讓他們得以在分秒之間迅速做出判斷,毫不遲疑的作為,彷彿對著初上街頭的躊躇腳步吶喊:年輕人啊,快!自己的國家,自己救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