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Facebook
  • RSS Feed

2014年1月26日 星期日

【影】新聞的美麗與哀愁:《頭版新聞:紐約時報風雲》

沒有留言:
 

「新聞會消失嗎?」關於有些人覺得篤定、有些人始終無法相信,在這部片子裡找到一點貌似答案的痕跡。

【關於思考的起點】

前幾天蘋果日報與獨立媒體的合作,讓我跟朋友討論起了這個問題。我說,絕對不會,「因為必須有人要告訴我們什麼是重要的。」

朋友說,「你是因為記者的使命才這麼說的嗎?」
「我們真的需要有人告訴我們什麼是重要的嗎?」

雖然當下(沈思了一下但還是不願服輸地)落下這樣的話:我們不妨好好思考一下新聞當初為什麼會出現?我們真的已經完全克服那些條件了嗎?然後彼此笑了一下說這是個值得討論好幾十年的問題,結束了討論。

而假日時在府中 15 看了《頭版新聞:紐約時報風雲》,看到了一些貌似答案的痕跡。

每天例行兩次的會議,討論要用哪些新聞、放在哪些版面。


【關於《頭版新聞:紐約時報風雲》】

它是一部紀錄片,從「紐約時報要破產了!」這樣的謠言開始。
從美國人對於這個謠言的態度就可以知道紐約時報的威信在哪;而從這個謠言為什麼會被廣泛傳播即可看出報業岌岌可危的地位。片中除了簡單介紹這家報社,也提到了近二十年來網路與科技是如何衝擊媒體與報紙,迫使紐約時報也不斷轉型,片中也提到 Youtube、維基解密等,節奏就如同新聞業一如往常要求的一般明確快速,慢下來細細咀嚼之後卻能獲得相當多的資訊。


【關於到底新聞會消失嗎?之我見】

看完這部片就轉身對 D 和巧遇的米說,好想要買 DVD 然後一年看一次!算是一種反省、甚至緬懷(笑)結果回家 Google 居然真的有 DVD ,真是感動到嚇壞我了。

「報紙絕對會破產,絕對會。但是新聞不會消失。」
片頭一個紐時的記者說著,我彷彿聽到了自己的斬釘截鐵。

他說,「有些人並不擔心紐約時報倒閉。因為他們覺得目前正在發展的新媒體(Twitter、Facebook)很快就可以取代既有模式。但有的事件、新聞,是資料庫沒有的,我們還是得回到街頭,用傳統的方式採訪。」報紙破產,最珍貴、最可惜的是它培養出來的記者群。而就算載體不斷演變,記者的「職業」不在了,它的工作內容、形式,仍會轉化到其他行業裡,甚至內化到公民之中。

那麼,新聞、記者,為什麼演變成這樣人人喊打?
「這些新聞別有目的。」媒體最大的資產是信任。當新聞不再是報導事實,而另有用心,自然就會失去讀者的信任。記者是守門員,那什麼是民眾應該知道的?電視、報紙在報的新聞,真的是民眾應該知道的嗎?

而越來越多的新聞是報導事件,重複在舊聞上一炒再炒,而非觀察,在現象中發現既有卻隱藏著的問題。而我們好像也沈溺在這個「和平」的台灣,所有的煩惱和問題都是小奸小惡,罵一罵就解決了(而有些解決不了,還是只能罵罵就算了);或是重複循環在奶頭娛樂的小確幸裡頭。(但認真的記者和媒體還是很多,挖掘出許多看不見的問題,例如:驚世的米粉沒有米、駭俗的台鐵車票秒殺疑雲...... 還有好多,謝謝你們。)

其中一位記者,愛死了他的直率和高思考、行動力。


現在,「不是媒體構成新聞,而是新聞構成了媒體。」
網路媒體真的能「取代」傳統媒體嗎?誰才是真正的內容產製者?
身為一個臉書沈溺者(+1),或許有很多消息都直接從網路上來。但若沒有原始的新聞,我們有得轉載嗎?很多時候,是媒體發現了一個現象,而網路上的人們四面八方開始追蹤報導(有時是倒過來)。電影中提到,很多報紙引用了紐約時報的新聞,只是根本沒有人發現其實它原本來自紐約時報。這和傳統媒體 vs 網路媒體的關係,似乎也可相應證。

而網際網路確實傷害到媒體了:新聞,甚至是資訊都變得廉價。
早期的(請原諒我用這個詞)新聞產製,無論是消息來源、訊息內容正確與否,都是層層把關。而現在的我們在網路上甚至非常輕易相信陌生人。為什麼要輕易相信來路不明的新聞?他說的真的是對的嗎?誰要來把關?

「網路製造了一個免費的假象。」
但資訊,從來就不應該是免費的。
報紙印製的成本比售價高,報社靠的是廣告的收入。但現在沒人要買報紙了,廣告主便紛紛轉向廣告效益更高的地方去。而我們為什麼不買報紙?我試著帶入自己的立場、以及自己最近付費購買類似產品的例子來看:我不買報紙,因為我輕易地就可以在網路上搜尋到一樣的資訊(但資訊真的應該是免費的嗎?)而我訂了台灣買不到的雜誌,只因為它每一次的封面故事都讓我很驚喜(我們要買的,是資訊,還是觀點?)

甚至,是商人經營媒體。
「我們只要報讀者想看的。」
「那如果讀者只要看小狗狗呢?」
「別傻了!我們賺得錢要夠多,才能同時報導伊拉克跟小狗狗!!!」
這是一個真實發生的,媒體老闆和記者的對話。
嗯,顯而易見。


影片的最後。我不說,請大家自己感動一下吧。


【最後】

「媒體的任務應是監督而非審判。」
於理,它是一個很好的新聞產業入門,如果你曾對報紙、媒體業有點好奇,甚至是厭惡,它應能解決一點疑問;於情,如果你是新聞人、曾想當新聞人、仍想當新聞人,我開頭就說了,它會是一個能夠反省、甚至緬懷的好片。

其實,因為在校內媒體實習的關係,每次訪問到媒體業的校友時,我都會偷渡一兩題有關:媒體壟斷、新媒體的衝擊等等的問題。

而每當我這麼問,「新聞 / 記者會消失嗎?」

「不會。」我聽到好幾次、如同片頭那句答案的斬釘截鐵。

我只希望,我們擁有的這份斬釘截鐵,不是只是因為對記者工作的使命而已。



【延伸閱讀】
頭版新聞:紐約時報風雲。
近年來一則深刻的紐時報導。
黃哲斌老師的文章,談到新聞的過去現在與未來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