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Facebook
  • RSS Feed

2013年10月17日 星期四

【影】《柬埔寨好好拆》:我們要給孩子什麼樣的未來?

沒有留言:
 


「所有曾要人民在自由與麵包之間抉擇的執政者,最終都將把兩者奪去。作為人,我們應該要同時爭取這兩者。」



【關於思考的開始】

下午在女影看了《柬埔寨好好拆》,才播沒幾分鐘,就覺得天底下有錢人的想法應該都一樣。
原本應該適合務農的土地,開放外資進入以後,就進入了商業開發的模式:房地產、老舊建物都市更新...... 然後居民面臨房屋被強拆、被迫拆遷的命運。

是不是很熟悉?
但柬埔寨很慘,這些不願意搬離家園的人們,超過百名,最後進了監獄。
罪名是非法侵佔土地。

這個國家甚至不允許他們的人民富有。
因為這樣他們就會失去國際援助的資格。




【關於《柬埔寨好好拆》】
柬埔寨好好拆(Even A Bird Needs A Nest),是一個關於都市更新的紀錄片。
柬埔寨政府決定填湖造鎮,將新生地租給企業建設豪宅與商城,造成數百個家庭頓時流離失所。
他們嘗試抗爭,但權力似乎依舊巨大得難以撼動。


【關於孩子】

每次在紀錄片或是社運現場看到孩子,我都會很不捨。
也因為認識帶孩子上街頭的幾位媽媽,沒有人會願意隨便放棄一個當媽媽、當妻子的生活,而選擇花時間去抗議、站在街頭,去捍衛自己的信念。

當孩子的遊樂場變成了怪手,不知所以然地仍在上頭跳上跳下的玩樂。
當孩子看著自己的母親被抓走,不知道明天還會不會回到自己身邊。
我甚至在想,若我的孩子也問我同樣的問題,「警察不是要保護我們嗎?為什麼反而打那些好人?把好人都抓走?」我應該怎麼回答。

親愛的大人,如果你有錢,你可以有很多的房子。
你可以隨時離開到你想去的地方,但你知道嗎,有些人終其一生只能留在一塊土地上。
你可以買很多很多的房子,雖然你不一定會住,甚至可以靠它們來賺錢,但有些人終其一生可能只會有一間房子(甚至有些人還沒有),它叫做家。


【很多人在關心這些事嗎?】

媒體的力量太大了。

而當網路的力量盛起,消弭了一些霸權後,卻又把世界分成大大小小的屬地。社群媒體讓我們與「世界」接軌,由你自己建立起來的世界。
你選擇自己想聽見的、不想聽見的。
群眾越來越小,越來越分散。

當我在覺得片中土地徵收的現象怎麼和台灣幾乎一模一樣的時候,下一秒卻想起,會不會有人看了卻覺得「天啊柬埔寨好可憐,還好台灣很好」。

我們很容易就墜入一個平行時空,以為很多人在關心,但其實根本沒有。

想起幾個禮拜前的 TEDxTaipei,收到最強而有力的反省,來自反核醫師楊斯培。
主辦單位訂的子題「和土地和解」,他卻不以為意。

「我們憑什麼覺得我們可以和土地和解?」

我們連反省,都習慣站在高處。


【關於土地徵收到底與我何干?】

被大人問過一個問題,當時我找不到答案。
為什麼大學生總愛管一些跟自己無關的事?

樂生的老人干我們什麼事?淡海的都市開發干我們什麼事?大埔的強拆干我們什麼事?關廠工人的抗議干我們什麼事?
為什麼學生都要跑去湊熱鬧?因為閒閒沒事不讀書?

親愛的大人,你們現在做的決定,是我們的未來。


【關於一本沒有大人的攝影集】

9 月號的大誌(The Big Issue)的封面故事是攝影師 Julian Germain 的專題「課堂肖像」。
來自不同國家的教室,坐著一張張不同的面孔。

古巴雖然貧窮,孩子們卻自信、聰明,牆上掛滿革命英雄的照片;孟加拉的一間非政府組織的學校,女孩們席地而坐,教室就在鐵皮屋下,孩子們非常樂觀;德國的中學體制依照學術能力分為三個等級,年輕街頭文化是建築結構的一部份,學校四處可見塗鴉藝術;葉門的學校,資源如想像中的匱乏,只有幾本書、甚至沒有足夠的課桌椅,但是孩子們卻充滿雄心壯志,未來想要成為工程師、醫生。

(Bahrain, Saar, Grade 11, Islamic Photo by Julian Germain)


這本攝影集裡頭沒有大人。

但,「大人們設計興建了教室,寫作、印刷並且出版了他們的教科書,還製造了他們的書包和衣服。大人們的影響貫穿了這本書。我們的影響則像是在每一張照片後面隱藏著的手。在一個面對著充滿不確定性未來的極其複雜世界裡,或許課堂肖像給予了今日的大人們某些方面的挑戰,去思考他們對於那些即將成為大人的年輕人的責任。」

我是 90 後。
大人們告訴我們,自己的未來,可以自己作決定。
我們有了可以放肆作夢的權力,卻彷彿正在失去築夢的能力。


親愛的大人,你們要給我們什麼樣子的未來?



【延伸閱讀】
關於柬埔寨好好拆。
Julian Germain 的課堂肖像專題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