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Facebook
  • RSS Feed

2013年9月6日 星期五

【影】時代的共同記號:《騷人》

沒有留言:
 


”All the young dudes carry the news...“ David Bowie 在 1970 年代寫下嬉皮的煩惱,隨著時間更迭,卻是每一代年輕人都必經的成長過程,於是他的歌在世代間傳唱。就如同世界末日成為每個時代的焦慮記號,但世界依然沒有毀滅,如此循環,或許,根本沒有終點。


片中有許多經典的元素。
發生在現代的故事,卻又有許多舊的事物,讓「時間」這個元素變得很有意思。

說《騷人》是導演陳映蓉描寫這個世代的樣貌,很貼切,但認真想想,說是跨世代年輕人的集體群像,也不為過。

華麗奇幻的情節、迷幻搖滾的音樂,可以想見,在漆黑的電影院觀賞這部片有多適合。

故事從由王柏傑飾演的吳安良這個角色開始。整天無所事事,沈溺在年輕時的音樂夢裡頭,萎靡的夢想、現實的打擊,什麼事都做不成。但世界末日,他卻覺得他可以拯救世界。

回不去的青春僅供悼念,但就是這些回憶成就了現在的自己。

由阿部力飾演的郝歌,曾和吳安良度過的青春歲月,他卻隨著時間成長,認清現實,有正當的工作,內心卻仍有不想屈服的地方。

莫名其妙加入兩人關係的 Adele,由瑞莎飾演,讓人驚艷。本以為會有些花瓶的既定印象,天真直率的表演很適合這個角色。

於是三人「打造」了一座「方舟」卡拉圖號,要拯救世界。
 時代現況寫進了社群網站的人群串聯,從網路管道掀起的革命,竟能影響世界?

但其實後來發生的事情都不太重要了,究竟末日到底有沒有來臨、吳安良到底去了哪裡、為什麼出走、最後又到了哪裡,繼續探究,僅是鑽牛角尖罷了。逃避現實的人總是躲在紙包的華麗幻想裡頭自溺,劃破了外殼,又能得到什麼答案?

就是這樣,電影結束,在片中凍結的時間會繼續行走,任你要撿起哪一個答案都無所謂。
反正,日子還是得過下去。

電影中用閃燈玩的小遊戲真是深得我心!太可愛。

仿佛什麼都沒留下的電影,會心一笑倒是很多。
總覺得日後會常常想起這部電影。整部片仿佛由人生中所有難忘的片段堆砌而成,不管是美好的、還是迷惘。是呀,當年華老去,記起的絕對不會是瑣碎的細節,僅有這些,留在當下的影格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