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Facebook
  • RSS Feed

2013年9月20日 星期五

【影】守護最珍貴的東西:《圖書館戰爭》

沒有留言:
 

這部電影的設定一直讓我想到一本在國中時候看的小說,叫做《華氏 451 度》。
這大概是我人生的第一本科幻小說。我很喜歡、很喜歡奇幻小說,但科幻小說卻是敬謝不敏(以前還會為書店總是把奇幻、科幻混為同一個分類而生氣)。或許是因為很喜歡老舊的事物,雖然很喜歡天馬行空的想東想西,但就是不喜歡硬梆梆的科幻。


忘記是怎麼接觸這本書,但當初也是以一個翻開發現是科幻小說、買錯了書但文字讀起來挺迷人、而把它整本看完,最後成為一本難以忘卻的故事,這樣的過程。

在《華氏 451 度》的未來世界,沒有火災,消防隊的工作是縱火。
縱火做什麼?焚書。
華氏 451 度,就是紙張的燃點。

跟《1984》一樣,那是一個沒有人會懷疑的世界。
直到主角因為某些契機,開始質疑自己、人民所相信的「真理」,展開行動,這樣的價值觀才一點一點崩毀。


本來因為片名的關係,對這部片一點興趣都沒有。
是偶然在臉書上瞄到影評之後,才發現這是一個蠻對我胃口的題材。沒有做太多功課就去看了,回來才發現它是改編自漫畫、還有動畫等文本。或許是因為這樣的關係,劇中有一些過於誇張的情節、台詞會讓我有點出戲,但其包裹的思想我卻非常喜歡。

故事設定在 2019 年,日本有相當嚴格的圖書審查制度,為了「保護孩子在健康的環境下成長」諸如此類的藉口,讓日本政府通過了法令,並成立「媒體良化組織」,嚴格控管、甚至銷毀圖書。媒體良化組織可以進到書店直接帶走、銷毀禁書,逮捕不願意配合的人,甚至隨身佩帶武器。

而民間組織「圖書隊」則為了保護閱讀自由、保護這些書本傳遞的思想而成立。這不僅是兒戲而已,它們有軍隊、徵召自願的士兵加入,受嚴格的軍事訓練,保護圖書,如同保護國家一樣;而搶奪圖書的過程,也儼然一場場真正的戰爭。

但「圖書隊」永遠居於弱勢。
「媒體良化組織」坐擁一切資源:就算查禁圖書時使用了武力、有人受傷,警察也不會出面;媒體也永遠不會報導兩方交戰的真實面貌,逮到任何一個對圖書隊不利的點,就緊咬著不放拚命報導;而每次交戰,圖書隊謹守著兩邊的約定,攻擊的目的是威嚇、不是要殺人,永遠都等對方攻擊之後才予以「反擊」,就算敵人根本就不把自己的性命放在眼裡,不擇手段要銷毀圖書。

書代表著什麼,我想我們都很明白。
它不只是故事、是工具,最重要的是層層的故事裡頭包裹的思想。
這樣的圖書審查制度,只能讀「好」的書、政治正確的書,政府很容易就可以控制人民,因為在這樣的教育底下,每個人不會有任何的差別。

但這就像女主角用生命保護的那本書一樣。
那本書記載的不是什麼特別的東西,不是什麼哲學家的思想、偉人的自傳、或是重要的歷史,僅是一本小說。它被禁的原因之一,是因為主角都是一些個性十足的不良少年,「個性十足才有趣呀!每個人都一樣,冒險到底有什麼好玩?」


當然,禁書這件事情,作為一個旁觀者,任誰都會覺得這是件錯事、怎麼可能發生。
所以就算我知道這是一個故事的設定,在觀賞的時候還是會有點出戲,把它當成一個虛構的故事來看。直到總司令提到媒體良化組織為什麼得以出現、這樣的法令為什麼會通過的原因。

「會造成這樣的結果,主要是因為人們的冷漠,因為大家都認為禁書、銷毀書跟自己沒有關係。」這段話真的是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。

然後,在媒體良化組織刻意攻進圖書隊的圖書館,警報響起,他們引導仍在館內的人民去避難的時候,我們會看見電影中的人們不耐地大喊:「為什麼不讓我回家?」「無聊死了,玩什麼戰爭遊戲?」

在永遠都不平衡的報導之下,都已經用整個軍隊的規模在守護圖書了,人民還是以為這僅僅是兒戲。因為守護圖書而死的、傷的,永遠都不會躍上媒體,媒體沒有播報,民眾就永遠都不會知道。

人心有多好控制?多好矇蔽?

飾演記者的西田尚美。
她努力不懈的追蹤報導,在圖書館戰爭之後做了一整個專題,昭告天下所謂的「真相」。

故事裡安插了一個記者。
她和夥伴在圖書館戰爭後,立刻出了一張「號外」,送到各個地方,發送給人民,並放棄著作權,請大家廣為傳播。真相,就隨著手機、網路,一個接一個產生了影響力。之後還上架了完整的雜誌專題。

之後他的夥伴看著專題的成功所製造的影響力,高興地慶祝時,女記者卻潑了他一桶冷水,「其實也沒什麼用呀,人們都是健忘的,過一陣子大家就不記得了。」

面對後輩夥伴的錯愕神情,她笑著說,「正是因為如此,我們才要更努力的報導呀。」


一場戰爭的勝利,需要多少人的勇氣。
同時也替自己喜歡書、喜歡電影,喜歡各種思想、知識的載體,享有閱讀和思考的自由,而感到非常幸福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