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Facebook
  • RSS Feed

2013年8月8日 星期四

【影】關於記得與不記得、存在與不存在《愛情悄悄來過》

沒有留言:
 


如果有一個很美好的景象突然出現,拿起相機記錄你就看不到,但可以凝結在相片裡,你會選擇拿起相機,還是直接去感受?




「妳要不要拍!要拍我就停下來喔」看著眼前絕美的夕陽,他對坐在機車後座的我說。
「沒關係,不用。」雖然心裡已經動了一百個到底要不要拿起相機的念頭。
「真的不用嗎?」
「不用。」這件事情已經發生過很多次了。所以我知道,拍起來,不會如眼前的好看。
「確定喔!」

「沒關係,沒有拍到,之後才會再來啊。」




《愛情悄悄來過》(36)來自泰國,是《海苔億萬富翁》導演的第二部作品。

常常會想到這一部電影,尤其是這一次旅行。
這件事情還蠻常發生的。我坐在機車後座,相機放在包包裡,而包包又非得跳下車打開車廂、或是拉開什麼繁瑣的機關才拿得到,心裡總會掙扎著要不要要不要...... 最後總是就這樣騎過去,心裡安慰自己:沒關係,沒有拍,下次才會再來(雖然默默盤算要不要買個肩包)。

36 在人物設定上造成了兩個攝影概念的衝突。女主角使用數位相機,鉅細靡遺地拍下每一個看到的畫面,任何一個角度、細節都不放過。男主角則無法認同這種重重的資料堆砌,手拿一台底片相機,思考良久的構圖,只按下一次快門。

有一場很精彩的戲,兩人工作結束,準備留下一張合照的時候,爭論著該用誰的相機。數位的拍壞了可以重拍、甚至勝過底片那種「到底有沒有拍成功的」的不確定感。但女孩幾年後卻落入找不到照片的窘境。



已經忘了自己是如何開始接觸底片攝影了。
從一開始非常大量、不惜成本的沈迷,一次出遊就拍好幾卷;到現在,可能一捲都拍不完。記得兩個禮拜前去拿底片,離開店家前的習慣——拿出來對著日光燈確認是不是我的——這個動作的當下,卻突然覺得有些奇妙。

從以前總是滿心期待,幾乎都知道我會看到什麼,那些不確定性只是構圖的精準度、顏色鮮不鮮艷、測光帶來的驚喜而已。但我發現我已經開始在猜測這些照片是什麼時候拍的?那次出遊是跟誰?這一捲裡面到底包括了多少次出遊?橫跨多少時空?甚至連什麼相機拍的都要稍微猜一下......



36 場戲,意味著一捲底片有 36 張。
導演運用了照相機跟攝影機兩者的優點與缺點,每一場戲,如同一張會流動的照片。機器不移動,就讓影像說話。所以機器沒拍到的地方我們通通看不到。發生了什麼事?他們為什麼會這樣說話?他們看見了什麼?講話的此刻又有怎樣的情緒反應?

完全靠想像。

但這樣的形式遊戲,倒是形成了蠻兩極的觀眾反應。喜歡腦補的觀眾應該會喜歡、也聽到不少朋友說步調太慢,看到睡著。但我挺喜歡這種大量留白、蒙太奇實驗的感覺,裡頭丟出的很多很多問題也是我曾經想過的。

也或許,會如此著迷,是因為曾經和男女主角共享過那些困惑、迷惘的瞬間。
面對腦中突然閃過的那個人、那首歌、顯影在照片裡的那段回憶,照片還在、記憶還在,但感情仍然在嗎?又或是突然興起,傳給好久沒有聯絡的朋友的簡訊,無論是收件者還是寄件者,那一刻究竟會是興奮還是遺憾。




「我跟他工作了那麼長時間,卻連他的一張照片都沒有,好傷心。」
「幹麻傷心?你還記得他呀。」

---《36》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